0°

苏更生:正在哭泣的心

我们胸腔里,有颗颤抖跳动哭泣的心,它替代我们,无与伦比地真实地活下去。

诺顿,你好呀。秋天已经实实在在地来了,清晨亮得晚了许多,晚上走在路上,凉风拂面,虽然还没有凉意,但是也不再燥热,风吹得很舒服,天高气爽,某个瞬间,我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,从炎夏的疲乏里,缓过神来,准备好迎接漫长的冬天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变得期待冬天,可以名正言顺地躲在毛衣和大外套里,温暖又安全,人可以理直气壮地懒惰和退缩,将一切责任推给天气。最近我总是觉得体力不够用,在某些瞬间过后,变得低落,只想一个人呆着。虽然与朋友相聚工作的时刻非常开心,走在街上也兴致盎然,但是当一个人回到家里,体力渐渐消散,只能索然地坐在桌子前,静静地想点事情。

小猫也变得很不安分,可能是察觉到要冷,爬上床和我一起睡觉,白天也喜欢依偎在人身上。我不再喝凉汽水,转而喝热茶,季节就在这些细小的细节里浸入我们的身体,诺顿先生,你察觉到秋天来了吗?有没有人告诉你,替换衣柜里的衣服,迎接寒冷,将脸埋在柔软的围巾里。在原本应该冷到发抖的季节里,让自己变得暖和和的,想起来就有些开心。

诺顿先生,最近的心变得和身体一样疲乏,对很多事情都提不起兴趣,生活依然在继续,每日按时起床,按时工作,按时睡觉,只是什么都没有发生,这些日子在记忆里掀不起任何波澜。有时候我想,会不会永远就是这样呢?工作、生活,赚到一些钱,再花出去一些钱。有时候会开心,有时候会灰心,做梦的时候偶尔笑,偶尔哭,在梦醒的时候,轻轻地叹一口气。

我是不是在期待着,生活发生一些变化。在秋天的时候,走上街头,看满城落叶,出租车驶过,卷起一街黄叶飘荡,美得惊心动魄。也可以是晚上,诺顿先生,住在北方的人,总是过早地回到自己家里,街上空无一人,仿佛严寒的威力深刻地留在了人们心里,让他们及时地回到家中。

这个时候,几乎是我住的城市最好的季节了,天气清朗,气候适宜,不够吵闹也不够萧瑟,一切都是刚刚好。我鼓励自己走出门去,用双脚丈量城市,用身体感受季节,活过来,感受自己在地球上的每一刻呼吸,真实地,迫切地活在这里,就在此处,就在此时。诺顿先生,住在大城市的高楼里,总有漂浮之感,所见所闻,大多隔着玻璃,甚至隔着手机,人和人说话,对话气泡闪闪而过,有时候我会怨怪这座城市过于寂寥,人们也过于礼貌,那些热络不够紧密。

可是诺顿先生,我欣赏的不过也只是某种未经世事的天真,时至今日,我依然喜欢这种天真,可是我也知道,这种天真和热络只是种虚伪的盼望,一戳就破。我们应该练就城市生活的各种本领,掌握交通状况、在饭局寒暄收放自如,得体地道别,及时地转身,清晰地了解每段关系如何进退,在内心深处,永远留一道防线,明白掏心窝子只是种社交手段,没有人可以进入防线之后,无论是谁。只有这样的铁石心肠才能在这样大的城市里体面地活着,不热络、不天真,也不欺骗任何人,没有什么值得算计,没有什么值得依恋,所有人都牢牢记住,只能对自己最好。

我也渴望这样,只是偶尔做得还不够,不够成熟,不够冷静,即便只是一个人的时候,也想大声呼喊。以前我总以为,只要我喊得够大声,总有人来救我,但是诺顿先生,现在我才明白,不是这样的,这城市太大了,这里的天气再好,也不会有任何人为你停下脚步。

只有明白了人生如此彻底孤寂,才会长大成人,成为一个合格的城市人。我花了很大的代价才明白这个道理,我并不后悔。以前在生活里出现过的很多人,他们仿佛一出生就成了大人,掌握了所有的技能,可是我不是这样,我见识过天真,也眼见了天真的湮灭,我知道什么是有价值的成熟,而什么只是市侩。我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,成为一个及格的成年人,不再回望,不再留念,没什么比此刻更好,没什么值得牺牲一切。

诺顿先生,长大就是这样的吧,眼睁睁地看着某些东西逝去,但也强忍着不喊出声来,反而背过脸去,和人说笑。在这个城市里,我们好孤独呀,我们必须寒暄,递给对方一支烟,站得不远不近,面容轻松地谈论起交通和天气,却没有人知道,在这幅完好的,得体的皮囊之下,有一颗破碎的,正在哭泣的心。

可是这也没关系,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。诺顿先生,我们以前说过,我们的经历毫无价值,丝毫没有特别之处。我们就是人海里找不到的模糊面孔。可是即使是这样,我们也知道,我们胸腔里,有颗颤抖跳动哭泣的心,它替代我们,无与伦比地真实地活下去。

您东半球官方指定唯一的女朋友

苏更生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6人已赞赏

  • 孤单电影票

    ¥23
  • 时光向来熬人

    ¥12
  • 南冥有猫

    ¥46
  • 怪你过分美丽

    ¥15
  • 即使差距十秒

    ¥41
  • 放弃也需要勇气

    ¥15
  • 小说
   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  看完有什么想说的?在下方留言告诉我吧!
    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